勇敢者的勛章

  • 时间:
  • 浏览:9
  • 来源:免费三级片下载_免费上传在线视频_免费视频聊天软件

  蘇聯的衛國戰爭全面爆發的時候,維克多娃19歲,正和一個叫尼柯夫的男青年愛得如火如荼。前線戰事一天天吃緊,國傢緊急招募新兵開赴前線,尼柯夫也接到瞭緊急應征入伍的通知書。
  這天,尼柯夫臉色蒼白地告訴維克多娃,他被征兵瞭,三天後就要上前線。維克多娃雖然舍不得與心愛的人分別,但現在是國傢和民族生死存亡的關鍵時刻,所以,她壓抑著心中的擔憂,鼓勵尼柯夫上前線勇敢殺敵,保傢衛國。
  尼柯夫的臉色卻更加蒼白瞭,他膽怯地說:"我害怕上前線,萬一我被打死瞭怎麼辦?"
  人的許多弱點隻有到關鍵時刻才會暴露出來。維克多娃沒有想到,她一直深愛的男人竟如此怕死,她隻好安慰他道:"如果你死瞭,我會一直思念你。"
  "但是,我要是沒被打死,而是缺瞭胳膊斷瞭腿呢?"
  維克多娃說:"我會一直愛你,一直照顧你。"
  "不會,你不會!"尼柯夫拼命搖頭,"隻怕到時候你會嫌棄我、拋棄我。"
  為瞭打消尼柯夫的顧慮,讓他安心上前線,維克多娃決定提前跟尼柯夫舉行婚禮。她說:"我現在就嫁給你,這樣你總該放心瞭吧?無論從前線回來後你是什麼樣子,我都是你的妻子。"
  婚禮就這樣匆匆舉行瞭,維克多娃成瞭尼柯夫的妻子,搬過去和尼柯夫的傢人一起住。新婚後第三天,尼柯夫告別傢人,膽戰心驚地上瞭前線。
  丈夫離開後,維克多娃一直忐忑不安,既擔心丈夫到前線後有個好歹,更擔心丈夫目前的狀態。因為她從尼柯夫蒼白的臉色、哆嗦的嘴唇和緊縮的瞳孔裡看出瞭一個詞,那就是"恐懼"——對死亡的恐懼。
  對奔赴前線的士兵來說,恐懼是致命的。維克多娃決定幫丈夫克服這種心理障礙,她堅持每天給尼柯夫寫一封信,安慰他、鼓勵他。這些信,少則一兩頁,多則上十頁,維克多娃天天寫、天天寄,連續半年,從未間斷。
  直到半年後的一天,維克多娃收到瞭尼柯夫所在部隊寄來的信,是尼柯夫在前線陣亡的通知書。三天後,她又收到瞭從尼柯夫的部隊寄來的一枚勛章——一枚戰鬥英雄勛章。
  維克多娃很悲痛,但她沒有哭。在她心裡,驕傲大於哀傷。她知道,這樣的勛章並不是隨便什麼人都能得到的,那是榮立戰功的勇敢者的標志。她為丈夫感到驕傲,尼柯夫終於戰勝瞭恐懼和怯懦,成為一名勇敢者,成為國傢和民族的功臣。因此,尼柯夫去世後,維克多娃並沒有離開尼柯夫的傢,她盡力服侍尼柯夫的雙親,以告慰丈夫的亡靈。
  衛國戰爭結束後,按照規定,在戰爭中榮立戰功的戰鬥英雄和陣亡戰士的傢屬可以獲得國傢的獎勵或撫恤,但維克多娃一直沒有去領這筆錢。她說:"我不能褻瀆瞭尼柯夫用生命換來的榮譽。"她一直將尼柯夫的勛章當做寶貝一樣珍藏著。
  戰後的蘇聯一貧如洗,維克多娃的生活越來越艱難。尼柯夫的雙親體弱多病,尼柯夫的弟妹年幼,生活的擔子全落在維克多娃一個人身上。1948年夏天,尼柯夫的父親患病住院,傢裡再拿不出一分錢瞭。走投無路的維克多娃想到瞭國傢的獎勵和撫恤,猶豫再三後,揣上尼柯夫的勛章去找政府。
  但是,負責接待的公務員告訴她:政府的獎勵和撫恤名單裡,沒有尼柯夫。
  維克多娃大吃一驚:"這怎麼可能?尼柯夫是陣亡的士兵,而且是戰鬥英雄!"
  "不,他不是戰鬥英雄。"公務員翻瞭翻卷宗,說,"尼柯夫是逃兵,他害怕打仗,從前線逃跑,被督戰的軍官擊斃。雖然你們收到的隻是尼柯夫的陣亡通知,但他這種陣亡是恥辱,卷宗裡都記得清清楚楚。"
  維克多娃快要崩潰瞭,她一直視為驕傲的丈夫竟是逃兵?她呆愣瞭很久才回過神來,掏出瞭那枚勛章:"你們一定是弄錯瞭,這是部隊寄來的勛章。如果尼柯夫是逃兵,怎麼會得到這個勛章呢?"
  看到閃閃發光的勛章,公務員也傻瞭眼。他請維克多娃先回傢,讓他們再進行調查。
  一周後,那名公務員來到維克多娃傢裡,說:"根據我們的調查,尼柯夫生前沒有獲得過任何勛章。不僅如此,他膽小怕死,一直逃避戰爭,有過兩次開小差逃跑的記錄。"
  維克多娃馬上將勛章拿出來,問道:"那,這枚勛章將如何解釋?"
  公務員說:"這樣的勛章,隻有建立奇功的人才能獲得。別說尼柯夫,就是他所在的軍營裡,也隻有比加耶夫中士一個人獲得過。我們懷疑,是不是部隊在郵寄勛章時將地址給填錯瞭?"
  但維克多娃瞭解到,比加耶夫中士還活著。他既然活著,授予勛章時就應該直接給他本人,何需郵寄到他傢裡?所以,填錯地址的說法不能成立。
  為瞭弄清真相,維克多娃決定去找比加耶夫。這不僅關系到那一點獎勵和撫恤,更關系到尼柯夫的榮譽。
  在城郊一處簡陋的房子旁邊,維克多娃找到瞭比加耶夫。比加耶夫正在除草,他隻有一隻胳膊,右臂的袖子空空癟癟地隨風飄蕩。聽維克多娃說明來意,比加耶夫猶豫瞭好久,終於把實情告訴她:尼柯夫生前確實是個膽小怕死的逃兵。當兵半年,他沒能殺死一名德國鬼子,反而幾次臨陣脫逃,在第三次逃跑時,他被前線的軍官當場槍決瞭。
  "那,這枚勛章是怎麼回事?"維克多娃將勛章舉到瞭比加耶夫面前。
  比加耶夫坦率地承認:"這枚勛章是上級授予我的,我把它寄給瞭你。"
  維克多娃吃驚地瞪大瞭眼睛:"為什麼啊?"
  比加耶夫有點難為情,好半天才說,他和尼柯夫是一個連隊的,尼柯夫每天都能收到妻子的來信,讓大傢羨慕不已。有一次,單身的比加耶夫忍不住偷看瞭尼柯夫的信,頓時被寫信人的才華所吸引,被寫信人的民族氣節所打動,從此一發不可收,幾乎維克多娃寫來的每一封信他都偷看瞭。但這些信一直沒能改變尼柯夫,尼柯夫一如既往地貪生怕死,一而再再而三地臨陣脫逃,直至被槍決。
  尼柯夫死後,比加耶夫感到瞭深深的不安。他從每一封來信中看出,維克多娃是一個要強的人,崇尚勇敢,立志報國。如果她得知丈夫是當逃兵而被處死的,如何能承受這樣的打擊啊?於是,為瞭安慰這位偉大的女性,他將自己的勛章轉寄給維克多娃,他不想讓維克多娃得知真相而更受打擊。
  維克多娃很失望,她要將勛章交還給比加耶夫。比加耶夫不肯接受,他說:"這枚勛章是勇敢者的勛章,本來就是你應得的。說實話,面對敵人的炮火,誰都會感到膽怯和恐懼,我也不例外。我正是在偷看你的那些信時,被你的鼓勵激發瞭鬥志。雖然你沒能鼓勵尼柯夫勇敢起來,卻鼓勵瞭我,才有瞭這枚勛章。"
  最後,維克多娃還是放下勛章,隻身回傢。她消沉瞭好些日子,慢慢地又振作起來,因為比加耶夫經常來看望她,還給她寫信。
  感情就這樣積累和轉變,很快,維克多娃愛上瞭比加耶夫。一年後,他們結婚瞭。
  在婚禮上,比加耶夫說,其實早在偷看信件的時候,他就愛上瞭維克多娃。尼柯夫死後,他本來決定,等戰爭一結束就去找維克多娃,哪知在最後一場戰鬥中,他受瞭傷,失去瞭一隻胳膊。為瞭不拖累維克多娃,他才克制著自己的沖動,直到見到維克多娃本人後,才再也無法克制瞭。說著,比加耶夫將那枚勛章別在瞭維克多娃的胸前。
  維克多娃幸福而驕傲地笑瞭,她問道:"你將這枚勛章給瞭我,那你呢?"
  比加耶夫用他僅有的胳膊緊緊地攬住瞭維克多娃:"你,就是我最好的勛章。"